自《夏洛特烦恼》一夜爆红,开心麻花从深耕话剧创作的小公司走进大众视野。反复波动的业绩、IPO终止均未阻止公司估值的持续增长。如今,从新三板摘牌、中文投“打折出售”部分股份,开心麻花是否感到了烦恼?

昨日晚间,新三板挂牌公司北京开心麻花娱乐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全国股转系统受理了公司的摘牌申请,将于5月22日终止其股票挂牌。

5月27日,北京产权交易所官网披露,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拟转让其全部拥有的北京开心麻花娱乐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11.33%的股权,转让底价5.3亿元。

早在2019年3月29日,公司就发公告称,为进一步配合发展战略规划需要,提高经营决策效率,降低运营成本,打算向新三板申请终止挂牌,如今可谓是尘埃落定,对于未来的资本运作,据媒体报道,“中国话剧第一股”不排除未来会有上市的计划。

这距离开心麻花从新三板摘牌仅过去五天。

融资计划终止曲折资本之路

事实上,这并非中文投第一次挂牌转让上述股份。早在去年10月,开心麻花宣布终止IPO后,中文投就试图进行清仓式挂牌转让,当时的转让价格为6.12亿元。

开心麻花成立于2003年,定位为喜剧公司,以喜剧品牌“开心麻花”为平台,致力于喜剧作品的创作与运营,喜剧人才的汇集和培养,形成“戏剧+电影+艺人经纪”的商业模式。近年来原创演出剧目超过30部,推出了《夏洛特烦恼》、《驴得水》、《羞羞的铁拳》、《李茶的姑妈》等多部电影。

从《夏洛特烦恼》后的一夜爆红,到暂时离开资本市场,开心麻花经历了什么?

“马什么?
什么冬梅?”是到现在还印象深刻的停留在脑子里的经典对话,那时刚结束高考踏入所有家长口中的“考上大学你就轻松了的”大学,影片中讲述的穿越回高中校园的生活恰似在我的梦里出现过。

公开资料显示,开心麻花成立于2003年4月,主要从事话剧、音乐剧以及儿童剧的创作、编排和演出,同时从事演出剧目的衍生业务,如电影和网络剧的制作等。

没错,这正是开心麻花2015年试水成功的第一部大电影《夏洛特烦恼》,在斩获超14亿元票房之后,当年公司实现营收同比增长154.8%。

深耕话剧创作的开心麻花早年的知名度并不高,开心麻花真正走进大众视野是在2015年出品的《夏洛特烦恼》收获了近15亿的总票房。

旺气十足正当时,也就在2015年,开心麻花挂牌新三板,成为“中国话剧第一股”。估值3亿元,彼时的盈利能力位居新三板影视公司榜首。然而正如其CEO刘洪涛曾说,“《夏洛特烦恼》成功来的太快,让团队措手不及”,2016年电影《驴得水》仅获得了1.73亿票房,开心麻花当年净利润同比下降19.43%。

同时,这部小成本电影还直接为开心麻花直接带来1.9亿元收入,占2015年全年营收的51.8%。同年,公司的归母净利润达到1.31亿元,同比增长234.15%。

2017年,开心麻花正式开启IPO之路。据悉在IPO前夜估值飙升,券商和私募基金竞相涌入。1月16日,开心麻花向证监会报送上市辅导备案材料,宣布拟登陆创业板,同年6月,开心麻花报送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申请文件,拟募集资金7亿元,用于戏剧、电影和补充流动资金三个项目。

借着电影大卖的东风,2015年12月,开心麻花正式挂牌新三板,成为“话剧演出第一股”。

世事难料,2017年8月,“为开心麻花出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相关法律文件签字律师之一,因个人发展需要从原律师事务所离职”,不得已让开心麻花中止了IPO审查。但仅仅停留了1个月之后就恢复上市审查,此后开心麻花中签证券业协会的首发企业信息披露质量抽查。2018年3月26日,开心麻花发公告称,因拟进行股权结构调整,拟终止IPO。

尝到影视甜头以后,开心麻花的业务不再局限于单一的舞台部演出,接连推出《羞羞的铁拳》、《西虹市首富》、《李茶的姑妈》等多部电影作品,2017年更是开拓了艺人经纪业务。

IPO撤回之后,开心麻花在资本层面似乎也遭到了重创。2018年10月11日,陪伴开心麻花5年之久的第二大股东、国企资本“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在北京产交所挂牌转让其所持有的开心麻花11.33%股权,挂牌转让底价为6.12亿元。10月22日,开心麻花开始停止转让股票。

2017年6月,开心麻花报送了拟在创业板IPO的申请文件,拟募集资金7亿元,用于戏剧、电影和补充流动资金三个项目。

不过,2019年4月1日,开心麻花称截至目前尚未未完成相关事宜,最终相关方未能达成一致意见,也未签署相关协议,公司终止筹划下一轮融资。

然而9个月后,开心麻花终止了此次IPO申请,当时给出的原因是拟进行股权结构调整。

2018年净利下滑近七成影视板块业绩飘忽不定

需要指出的是,近年来,影视娱乐公司的上市环境并不乐观。除了开心麻花,此前在IPO排队中的新丽传媒、和力辰光等影视公司也主动终止了IPO,三次A股IPO折戟的新丽传媒最终只能选择155亿元“卖身”阅文集团,实现曲线上市。

互联网app查询显示,据公司2018年年报,2018年全年公司实现营收10.10亿元,同比增长17.36%;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0亿元,同比大幅下滑71.76%。在营收增长的情况下,净利润却出现了逾7成的下滑,着实是一件很让人费解的事情。图片 1
来源:公司财报

今年3月,开心麻花发布公告称,为进一步配合公司发展战略规划需要,提高经营决策效率,降低公司运营成本,打算向新三板申请终止挂牌。

具体来看,报告期内公司主营业务为演出及衍生业务、影视及衍生业务和艺人经纪业务。其中,演出及衍生业务实现营收3.77亿元,占总营收37.37%,报告期内舞台剧演出超2500场。艺人经纪实现营收2.91亿元,占总营收28.92%。需要注意的是,影视及衍生业务实现营收3.4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从2017年的51.94%下滑至33.71%。图片 2
来源:公司财报

5月22日,开心麻花正式摘牌。

查询后发现,2018年开心麻花参与出品制作的电影《西虹市首富》、《李茶的姑妈》累计票房超31亿,可惜的是《西虹市首富》虽有25亿多的票房,但主要出品方为西虹市影视文化有限公司,而不是开心麻花;同时,《李茶的姑妈》票房只有6.01亿,不及预期。

事实上,自从2018年开始,影视娱乐类公司从新三板摘牌的速度骤然加快。当年摘牌的影视公司达到20家,超过2017年的两倍,其中不乏大地院线、唐人影视等行业内的“明星公司”。2019年至今也有约珥传媒、天瑞传媒、大悦影业、和力辰光、开心麻花5家公司摘牌。

相比之下,2017年作为主出品方制作的《羞羞的铁拳》获得了22.13亿票房,公司当年影视及衍生收入为4.5亿元,这也就可以明白为何开心麻花净利大幅下滑。

admin 永利app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