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透视100家准科创板企业证券化之路:71%从A股IPO路上“改道”而来】截至5月6日,科创板已受理企业达到了100家,其中已问询企业80家,18家企业已向上交所提交首轮问询的回复函。最近半个月来,科创板受理速度趋缓,以4月15日为分界线,4月15日以前,上交所平均每天新受理3家企业,4月15日以后,日均新受理企业数量下降至1.5家。
45日科创板已受理企业达100家,受理速度趋缓

众多公司掀起申报科创板热潮,其中的不少公司此前计划通过IPO或借壳冲刺资本市场失利,如今宣布转向科创板,包括西部超导、清溢光电、传音控股、贝斯达等。

截至5月6日,科创板已受理企业达到了100家,其中已问询企业80家,18家企业已向上交所提交首轮问询的回复函。最近半个月来,科创板受理速度趋缓,以4月15日为分界线,4月15日以前,上交所平均每天新受理3家企业,4月15日以后,日均新受理企业数量下降至1.5家。

业内人士认为,科创板上市条件体现了包容性,不少公司“改道”科创板希望分享政策红利。但科创板上市条件并不宽松,审核不会放松。

受理工作高速推进的背后,79%企业是从其他板块“改道”而来,18家企业曾预披露申报创业板

IPO或借壳折戟公司改道科创板

截止2019年5月7日,科创板已受理的100家企业中,超过70%的企业在国家宣布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以前,便已开始筹划A股上市。共71家企业在11月5日国家宣布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之前就已经向当地证监局备案辅导。其中,有18家企业在申报科创板前已经完成了辅导验收,并在证监会预披露招股说明书,18家企业首次预披露时的目标板块均是创业板。在已完成披露的18家企业当中,有11家企业曾经上会,另外7家仍未曾上过发审会。

3月25日晚间,新三板公司西部超导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了申请在科创板上市的议案。2014年,西部超导计划登陆主板市场,因与西北院旗下的A股上市公司存在同业竞争,使得其IPO折戟。公司当年转向挂牌新三板。

作为国内多层次资本市场的重要一环,新三板已为科创板输送了25位“种子选手”,未来或将有更多新三板企业“转道”科创板。在当前已申报科创板的24家企业当中,共有11家企业仍处于挂牌状态。

从目前情况看,计划申报科创板的公司中不少此前曾尝试通过IPO或借壳等方式登陆资本市场。

海外上市的企业也是科创板的重要“生源”。据不完全统计,共有6家企业曾谋划海外上市。九号智能、优刻得、中国通号、海尔生物、澜起科技、华熙生物六家企业均搭建红筹架构或曾在海外上市。

以清溢光电为例,3月21日,深圳证监局披露辅导工作进展,清溢光电确定拟申请首次公开发行并在科创板上市。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4月,清溢光电IPO被否。

从上市标准出发透视100家已受理科创板企业

2015年,清溢光电开始备战IPO,当时其保荐机构为。2017年4月,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向其提出了3个问题,其中涉及到清溢光电是否存在利益输送及关联交易等情形。

看行业:科创板目前已受理企业主要位于信息技术、生物医药和高端装备三个行业,分别有39家、23家、17家企业。

被称为“非洲手机之王”的传音控股,2018年曾试图通过借壳方式登陆A股市场。2018年4月,新界泵业公告,拟以资产置换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方式收购传音控股的控制权。

看市值:科创板已受理的100家企业平均的预计市值达到59.27亿元、中位数为33.39亿元。其中,按标准一申报上市的企业平均预计市值达46.88亿元,远超10亿元的标准;按照三、四申报上市企业的平均预计市值分别为40.00亿元、187.50亿元;均超过相应标准的市值要求。

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拟置入资产为传音控股不低于51%股份。去年6月12日,该重组宣告终止,原因是“交易各方未能就交易方案的重要条款达成一致意见”。

看估值:科创板已受理企业的平均隐含市盈率为49.59倍,中位数为32.93倍,已突破了23倍市盈率的限制。100家企业中隐含市盈率小于23倍的企业仅有18家,可见定价思路已与A股有明显差别。

已经向上交所提交申请材料的福光股份,此前经历了漫长上市路途。2016年,福光股份开始接受上市辅导。此后尝试过通过并购进入资本市场。2017年12月底,*ST厦华宣布拟以16.03亿元收购福光股份61.67%股权,成为其控股股东。不过,这项重组历经1年多,因交易各方就交易对价等核心条款无法达成一致,于2018年11月宣告搁浅。

看利润:科创板企业2018年净利润的平均水平为1.28亿元,中位数为7800.00万元,分别高于创业板同期归母净利润平均值4455.26万及7402.83万。

科创板或解“三类股东”之忧

看研发:科创板已受理企业在2016-2018年三年间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平均比例为11.70%,高于同期创业板6.35%的水平。

多家计划申报科创板的新三板公司此前冲击IPO时,受到了“三类股东”的困扰。

从100家已受理企业看资本规划:潜心经营,花开终有时

“三类股东”是指契约型私募基金、资产管理计划、信托计划。鉴于“三类股东”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可能存在层层嵌套和高杠杆,以及股东身份不透明、无法穿透等问题。此前,部分企业对“三类股东”采取了主动清理的办法。

首批企业获快速受理的背后,得益于他们在资本市场规划方面的潜心经营。长期的资本市场规划,以及提前规范业务,方才使得这部分企业及时把握住科创板设立的机遇,成为潜在的科创板企业并享受潜在的市场溢价。证券化需快慢有度,其中的“快”,是指在识别周期,抓住机遇。而这正基于“慢”:以“工匠精神”做好长期资本规划。

已提交科创板上市申请材料的贝斯达并非首次尝试IPO,公司曾作为新三板首家带着“三类股东”直接上会的企业而备受市场关注。

风险提示:政策发展不达预期;

2017年5月,贝斯达曾谋求创业板上市。尽管2018年1月明确了“三类股东”IPO企业上会的四个监管政策,但贝斯达并未如愿。2018年1月26日,发审委公布审核情况显示,贝斯达因各期应收款项余额较大;技术来源合法性及技术权属清晰存疑、新三板挂牌期间募集资金存在违规情形、贝斯达医疗产业园项目期末余额较大等问题最终上市被否。

1。 45日科创板已受理企业达100家,受理速度趋缓

新三板公司久日新材同样遭遇“三类股东”的困扰。公司近日披露拟在科创板公开发行股票上市。为减少公司“三类股东”数量,2017年6月15日,公司将交易方式由做市转让变更为协议转让。截至2018年6月29日,发行人股东“三类”股东户数降至16户,合计持股比例降至3.22%。

截至5月6日,科创板已受理企业达到了100家,其中已问询企业80家,18家企业已向上交所提交首轮问询的回复函。科创板受理速度趋缓,以4月15日为分界线,4月15日以前,上交所平均每天新受理3家企业,4月15日以后,日均新受理企业数量下降至1.5家。

针对“三类股东”问题,证监会近日发布了《首发业务若干问题解答》,明确要求中介机构应核查确认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第一大股东不属于“三类股东”,并按要求对“三类股东”进行信息披露。新规提出,对于新三板挂牌、摘牌公司或H股公司因二级市场交易产生的新增股东,原则上应对持股5%以上的股东进行披露和核查。

图片 1
2。 79%企业从其他板块“改道”而来,18家企业曾预披露申报创业板

“新规的提出意味着‘三类股东’持股5%以下的可以免去穿透披露和核查。这将大大减轻因穿透核查给发行人和中介机构带来的工作量,为新三板优质科技企业在科创板上市创造了一定条件。”一位券商人士对记者表示。

自2018年11月5日国家宣布设立科创板至2019年5月6日,半年间,已有100家企业获上交所科创板受理。在此背后,79%企业都曾筹划过上市,或是从国内市场其他板块、甚至其他市场改道而来。这部分企业本身已具备相当的规范性,因此“改道”所需的规范时间较短,成本较低。

科创板审核不会放松

截止2019年5月7日,科创板已受理的100家企业中,超过70%的企业在国家宣布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以前,便已开始筹划A股上市。

对于多家公司计划“改道”科创板的问题,上述券商人士表示,科创板是注册制改革的试验田,有多套指标,给予拟上市企业更多的选择,解决了一些痛点,体现了很大的包容性。这吸引了部分企业“改道”科创板希望分享政策红利。

共71家企业在11月5日国家宣布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之前就已经向证监会进行了首次公开上市辅导备案登记。其中,在2018年向当地证监局备案辅导的有24家,在2017年向当地证监局备案辅导的有23家,在2016年向当地证监局备案辅导的有15家,在2015年和2013年各有3家。

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表示,“科创板上市条件并不宽松,市值指标还是很高的,审核更不会放松。但侧重点不同,更重视上市公司定位、信披质量和中介机构的意见。”

在已向当地证监局备案辅导的企业中,有18家企业已经完成了辅导验收,并在证监会预披露招股说明书,18家企业首次预披露时的目标板块均是创业板。其中,在2017年预披露的有7家,2016年有6家,2014年有3家,2012、2018年各有1家;

中邮证券董事总经理、首席研究官尚震宇表示,科创板作为资本市场全新的板块,肩负着新时代中国经济转型动力引擎的使命。通过构建一个价值投资的市场,有效引导资源配置,支持实体经济转型升级。因此,科创板的上市标准更加严格。

在已完成披露的18家企业当中,有11家企业上会被否,另外7家仍未曾上过发审会。被否企业中,有5家企业在2018年被否,4家企业在2017年被否,各有一家企业在2012、2015年被否。最新一家被否企业的被否时间为2018年7月,至今已有10个月时间。

“试图改道科创板上市的公司,依然面临诸多风险。首先,需要符合科创板的基本条件,相对容易通过审核,但要看公司主营业务及科技含量;其次,对于‘三类股东’问题要妥善处理,不能含有第一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及控股股东对‘三类股东’的利益输送问题。”尚震宇说。

图片 2
进一步地,我们将曾经预披露且申报其他板块的18家企业名单列示如下:

图片 3
作为国内多层次资本市场的重要一环,新三板已为科创板输送了25位“种子选手”,未来或将有更多新三板企业“转道”科创板。一方面,作为公众公司,新三板企业较非公众公司有更好的规范性。其中有10家企业仍在新三板挂牌;另一方面,新三板主要服务于中小民营企业,“万家”新三板企业中不乏具备科创属性的公司。最后,科创板在三类股东、对赌协议的核查条件有所放开,利好新三板企业上市。2019年3月15日,股转系统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挂牌科创板上市无需摘牌,更是有利于新三板企业提供申报效率。在当前已申报科创板的25家企业当中,共有11家企业仍处于挂牌状态。

图片 4
除国内市场以外,海外上市的企业也是科创板的重要“生源”。据不完全统计,共有6家企业曾“混迹”于海外。首先,九号智能和优刻得都曾搭建红筹架构。优刻得的红筹架构已于2016年5月拆除,并于2018年10月开始上市辅导,而九号智能则是仍保留着红筹结构,拟通过发行CDR的方式在科创板上市。第二,从海外上市的情况看,中国通号、华熙生物、澜起科技三家企业均曾在海外上市,其中,华熙生物、澜起科技已分别于2017、2014年退市,而中国通号则仍在港股上市。最后,海尔生物则是上市地点“急转弯”的典型,2018年10月,海尔生物方才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材料。国家宣布设立科创板后,公司于2019年2月26日申请科创板辅导备案,4月2日即获上交所受理。

图片 5
3。从上市标准出发透视100家已受理科创板企业

我们从科创板上市条件中行业、市值、财务数据等几个维度,透视“第一个100家”已受理科创板企业的情况

admin 行业动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