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网1月20日报道
英媒称,一家规模排在世界前列的银行的董事长最近被问到:技术将如何改变金融?他提到了蚂蚁金服的崛起,这是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旗下的数字支付公司。

公众与新闻界之间的关系在新的世纪里发生了极大的改变。美国著名新闻学刊物《哥伦比亚新闻学评论》为此提问道:何为新闻之鹄的?接受调查者有老牌报人,也有新媒体新贵;有资深职业新闻人,也有博客记者自由写手;有著名节目主持人,也有即将入读新闻学院的大学新生;有获过奥斯卡奖的制片人,也有总统御前写手……每一个寥寥数语的答案都关联着最新的新闻现象,各种个性化的表达使得一个枯燥的理论问题变得妙趣横生。本文对其中具有代表性的回答进行重点译评,与之类似或者相关度较高的观点,则予以整合综述。

据英国《金融时报》1月19日报道,去年蚂蚁金服新增约1亿客户,客户总数已超过5亿人,几乎是那些世界最大银行的10倍。上述不愿具名的董事长是资深业内人士,他说这家中国集团由此获得了“数量庞大的数据”和“很强的信贷决策能力”。不难听出他的语气中饱含妒羡。

传统媒体;新媒体;自媒体;公民新闻;UGC;新闻业;新闻界;公民新闻;传统媒体;职业

19日,蚂蚁金服首席执行官井贤栋将与金融界其他鼎鼎大名的人物一道,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发表演说,这将是他上任后第一次公开露面阐述数字变革正在如何颠覆金融业。

公众与新闻界之间的关系在新的世纪里发生了极大的改变。美国著名新闻学刊物《哥伦比亚新闻学评论》为此提问道:何为新闻之鹄的?接受调查者有老牌报人,也有新媒体新贵;有资深职业新闻人,也有博客记者自由写手;有著名节目主持人,也有即将入读新闻学院的大学新生;有获过奥斯卡奖的制片人,也有总统御前写手……每一个寥寥数语的答案都关联着最新的新闻现象,各种个性化的表达使得一个枯燥的理论问题变得妙趣横生。本文对其中具有代表性的回答进行重点译评,与之类似或者相关度较高的观点,则予以整合综述。

参加达沃斯论坛的顶尖专业人士表示,这场变革可能导致自动化普及、金融和技术之间的分界线变得模糊,并最终引发大范围的行业整合。

传统媒体 新媒体 自媒体 公民新闻 UGC

许多人预计将有几十万个工作岗位消失,蚂蚁金服之类的公司将闯入银行最有价值的业务,而旧的金融秩序将不得不为谋求生存而战。

新闻业作为一个职业、一个行当由来已久,我们习惯于把与此有关的人与事统归在“新闻界”这一词条下。随着传媒技术的飞速发展,整个社会的新闻生态趋于复杂,新闻业的边界日益模糊,部分是由于“新闻界”内部长期以来的主动“破界”努力——媒体总是千方百计调动受众对新闻业的参与热情,不止作为看客,也作为“配角”。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公共新闻”或曰“市民新闻”则更是试图邀请普通民众“共同主演”——但更大程度上,今日新闻界边界的模糊,是因为基于互联网技术的新媒体向曾经只作为看客的受众敞开了通向新闻传播大舞台的大门,是因为自媒体和社交媒体的兴起对边界的融蚀及去中心化,是因为UGC
的大行其道。

“我认为金融业就业岗位将会减少,而且从事这个行业的人士将做着截然不同的工作,”荷兰国际集团首席执行官拉尔夫·哈默斯说。他近几个月里宣布了从总数5.4万的员工中裁掉7000人的计划。

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哥伦比亚新闻学评论》新近抛出了一个老问题:“何为新闻之鹄的?”(What’s
Journalism
For?)须知新闻生态变得如此复杂,参与者鱼龙混杂,新闻内容泥沙俱下,我们的确需要重溯新闻本原,再造适应新的新闻生态并且具有社会普适性的新闻理念。当整个社会变成一个大的新闻界,当人人都是新闻人,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迫切地需要提高全民新闻素养。当经典新闻理论和传统新闻传播方式受到挑战,我们需要面对现实、就新闻业的定位与再造达成新的共识。应当说,这也正是经典新闻理论的创造者、传播者与实践者(譬如传统职业新闻界)的重要使命。

花旗集团最近预测,随着各银行实施业务数字化策略,预计未来十年将有170万个就业岗位消失。

CJR摘登的观点大致可以分为三类:其一,对传统媒体和职业新闻界的兴趣度和信任度下降,对基于新技术的新锐媒体的崛起表示欢迎与肯定;其二,对自媒体、社交媒体以及“公民新闻”的兴起表示认可与期待;其三,对媒体平台的无限拓展和话语权的分散、传播渠道的众多、信息的泛滥以及权威性的丧失感到担忧,对传统经典新闻理念表达了追随与坚守的愿望。

在国际上兴起连绵不竭的反全球化浪潮之际,对技术可能取代金融业人类劳动者——就像几十年来机器人取代了工厂的工人——的关注,是今年达沃斯论坛的一部分背景。

杰·罗森:谁在场,谁报道

去年达沃斯论坛主题歌颂“第四次工业革命”——这场技术的聚变“颠覆着每一个国家的几乎每一个行业”——今年对这种进步的热情有所消减,人们更多地讨论进步所带来的社会成本。

图片 1

但是,对于被低利润率困扰的银行而言,自动化和技术带来了它们期待已久的提高盈利能力的机会,即便从更长远看,银行的旧业务模式将面临近乎生死存亡的威胁。

杰·罗森(Jay
Rosen)是纽约大学新闻学教授,长期致力于公众与专业媒体之间关系的研究,上世纪九十年代曾以研究“市民新闻”运动并出版相关著作《记者的目标是什么》而闻名。

这一点对欧洲银行尤为重要,因为它们的平均股本回报率一直维持在较低的个位数水平,而资本成本却在10%以上。

“何为新闻之鹄的?CJR提出的这一基础性问题比起‘谁是新闻人’这类更常见的问题好一百倍。”杰·罗森写道,“后者至多也就是引发一场课堂上的口水战,前者却值得深入思考。”罗森的意思不难理解——在一个人人皆可借助社交媒体传播新闻的时代,谁是新闻人、谁是传播新闻的主体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传播行为的目的与意义,只要人们就新闻传播的基本功能和目标达成共识,传播新闻的手段、渠道、媒介都只是技术问题而已。

因此,许多机构正竞相在业务中融合新技术——包括云计算、人工智能和语音识别——以帮助提供金融服务。

罗森提出了一个“不在场”问题。随着社会生活场域的不断扩大,将有很多事情发生而人们不在场,但是又有知情的需要,这就产生了对信息传递中介的需要,新闻业由此产生。而随着技术的发展和互联网时代的来临,几乎人人手中都有了那些从前只有新闻记者才能拥有的工具、技能与手段,那么接下来,是不是谁在场,谁就有资格报道新闻?

“由于具备计算能力,我们将可以对违约率做出比目前更有用的预测,从而使我们能够对客户进行预评分,并且即时就贷款事宜做出决定,不管是对老客户还是对新客户,”哈默斯说。

“想象一下这样的世界:有‘新闻’,但没有‘新闻业’,也没有‘新闻记者’这种职业。对于人类文明而言,‘新闻’本身比‘新闻业’可是更加古老,更加基本。人们一直都在交换新闻(‘里亚尔托有什么新闻?’莎士比亚《威尼斯商人》里的夏洛克这样问道),但并非从一开始就需要被称作‘新闻人’的专门人士来搜集和告知新闻。只有当我们发现这种社会分工变得十分必要时,什么是新闻业的讨论才开始。”

admin 行业动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