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行千亿融资二度来袭 多银行资本补充仍待批

今年以来新一轮“补血”行动持续上演。华夏银行近日发布公告称,该行不超400亿元永续债获批准,工行、中行合计不超17亿元优先股也获批。此外,中小银行“补血”动作也频频,包括宁波银行等。在分析人士看来,面对资本金压力,如何减负成为银行避不开的话题。

上市银行“补血”潮或将持续

花样“补血”开启

今年以来,在日趋严格的内部监管环境下,我国银行业现有资本水平中存在的“水分”不断被挤出,国际监管规则的落地也对我国大型银行提出了更高的资本要求,多重因素叠加导致我国银行业面临较大的资本补充压力。今年以来,四大行中农行、工行相继推出千亿融资公告,中报数据亦显示,26家A股上市银行中,15家资本充足率出现下滑。

6月17日,华夏银行发布公告称,该行拟发行不超过400亿元人民币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获得央行批准。此前一日6月16日,中行发布消息称,证监会核准该行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0亿股优先股,此次优先股采用分次发行方式,首次发行不少于5亿股,自证监会核准发行之日起6个月内完成;其余各次发行。同日,工行宣布,该行境内非公开发行不超过7亿股优先股获得证监会核准。

业内人士表示,随着资管新规落地、监管强化、银行回表压力加大,资本损耗压力会加剧,银行资产规模扩张也将带来资本补充压力,预计下半年银行“补血潮”仍将继续。

除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外,多家中小银行近期也开启花样“补血”模式,二级资本债、定增等工具轮番上场。比如,重庆农商行6月13日通过簿记建档方式发行了50亿元二级资本债券,用于补充该行二级资本。宁波银行6月12日表示,该行非公开发行不超过4.16亿股普通股股票的方案获得宁波银保监局核准。杭州银行近日也发行了100亿元二级资本债券。

银行资本充足率降多增少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永续债成为银行“补血”新宠。除华夏银行外,兴业银行、平安银行、工行、中行、建行、农行等多家银行都披露了拟发行永续债融资计划。民生银行近日在银行间债券市场成功完成400亿元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分析人士表示,相较于其他一级资本补充形式,永续债发行相对容易,可以为银行补充一级资本带来更为方便且成本相对可控的新途径。永续债由于期限较长,可以解决银行长期资金来源问题,促使银行业务和资产规模有序扩张。同时,有利于进一步优化银行资本结构。永续债能有条件计入权益,可在一定程度上降低银行自身杠杆率,对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起到积极作用。

根据监管要求,到2018年底,按照《巴塞尔协议Ⅲ》,系统性重要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及资本充足率要分别达到8.5%、9.5%和11.5%,非系统性重要银行要分别达到7.5%、8.5%和10.5%。

资本充足率承压

中报数据显示,上半年26家上市银行均达到监管标准,但其中15家银行资本充足率较上年末有所下降;14家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较上年末下降,16家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较上年末下降。

资本金既是银行抗风险的重要保障,又是银行经营的必要基础。2018年以来,受资产规模快速扩张、表外资产回归表内、资本充足率满足监管要求等因素的影响,商业银行的资本补充压力进一步上升。分析人士指出,考虑到银行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的加大、不良资产的核销需求,以及趋严的监管要求等因素,银行面临资本金补充压力。

具体来看,五大行中,除农行千亿定增使其资本充足率由去年末垫底拉升至行业中游,工行、中行、交行、建行的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出现下降。其中,工行资本充足率下降0.41%,一级资本充足率下降0.46%,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下降0.44%;中行资本充足率下降0.41%,一级资本充足率下降0.20%,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下降0.16%;交行资本充足率下降0.14%,一级资本充足率下降0.17%,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下降0.16%;建行资本充足率虽较去年底上升0.14%,但一级、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微降0.03%和0.01%。

今年以来,银行业整体资本水平承压。银保监会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一季度末,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95%,较上年末下降0.05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52%,较上年末下降0.04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为14.18%,与上年末持平。

与大行相比,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农商行在资本充足率方面则承受更大压力。华夏银行、平安银行、南京银行和杭州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高于监管红线不足1%。光大银行、华夏银行、北京银行、上海银行、杭州银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68%、11.97%、11.92%、13.44%、13.53%,分别下降0.81%、0.40%、0.49%、0.89%、0.77%。招行、兴业、中信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也分别下降0.40、0.33、0.31个百分点。

从近期披露的一季报来看,多家银行也承受着一定的资本补充压力。比如,截至2019年3月末,华夏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9.07%、10.01%和12.75%,分别较年初下降0.4个、0.42个、0.44个百分点。中国银行今年一季度末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38%,较上年末的11.41%下降了0.03个百分点。

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环比提升较多的银行为农行和浦发、平安、南京、宁波、无锡银行,分别环比提升72%、30%、15%、35%、27%、42%。

首创证券研发部总经理王剑辉表示,随着银行资本规模过大和业务增长,资本消耗也在同步进行。在经济周期相对较弱的情况下,资本金的消耗会由于坏账等原因加快,所以补充的要求就会格外强烈。从当前银行密集“补血”来看,是银行对流动性供给有一定的担忧,特别是在日前包商银行出问题之后。

光大银行此前研报表示,当前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与监管最低值之间的“安全垫”正在缩小且已处于较低的水平。对于部分银行资本充足率下降的原因,招商证券银行分析师邹恒超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多银行今年适用新会计准则,一次性补提了拨备以及今年信贷投放有所加快是影响银行资本充足率的主因。

而银行密集补充资本金的背后也是政策的利好支持。今年2月11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表示,支持商业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金,允许符合条件的银行同时发行多种资本补充工具。央行副行长潘功胜日前表示,增强银行资本实力是提升金融支持实体经济能力的重要方面和基本条件。银行做生意也要“本钱”,资本金是银行经营的基础。

交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信贷增速如果继续保持平稳,则对资本充足率不会有太大影响。“但从目前趋势看,信贷增速似乎还有加快的可能性。关键还要看银行自身对信贷投放的管理和控制。”连平说。

大力发展轻资产业务

admin 电子商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